关于“雕塑语言”的探索

  在造型艺术领城里,每种艺术都有它自己的特长和局限性。雕塑工作者如何有效地掌握雕塑语言,以便发挥它特有的作用,这是关系到雕塑艺术发展的头等大事。雕塑艺术本身是靠自身说话的艺术。雕塑作品的体积和从各方面看的外轮廓,给人以直接感受,唤起人们的联想。这就是所谓雕塑感。雕塑创作在选题和塑造上应该力求内容单一,形象简洁明快,不能把很多情节内容放在一个雕塑作品上。

  雕塑语言的特点主要是由它的塑造形象的材料决定的。它对形象的捕捉要求集中在一个具体对象上,而对题材的选择要求更加具有典型性。罗丹的《青铜时代》和《老妓女》等等都是最好的范例。这些作品如同一部揭露资本主义社会的史诗。就雕塑艺术的表现手法而言,更强调以少胜多,以简胜繁;任何纷繁复杂的内容,都必须表现为简要的形式。五十年代以来,我国雕塑艺术不太讲究艺术处理。

  在群雕中;吕德所作的著名石雕,巴黎凯旋门上的《马赛曲》,是运用雕塑语言的杰出典范。他以数量不多的人像,通过富于动势的艺术安排,对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英雄人民,唱出了一曲气势磅礴的颂歌。我不由想起前一个时期曾被誉之为优秀革命泥塑的《收租院》。我认为它只是为某一个特定环境所需的一种表现方法,但绝不是“唯一”的。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一个时期,对雕塑语言的不正确的理解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因此,一件雕塑作品的价值,除了靠它的内容充实以外,还要靠作者高超的艺术手法以及他对材料的巧妙运用。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而后两点是决定其艺术是否感人,以及格调高低的重要因素。当我们确定一件雕塑作品的材料和制作方法时,首先就必须考虑到材料的特性,要使材料有助于表现作品的内容。例如,花岗岩可运用于造型简练、整体、有力的作品。

  大理石则适宜于造型完美、刻画细腻的作品;铸铜则可以完整地保留泥塑趣味;如果是木雕,则可以利用木纹的天然趣味,制作形体单纯、线条流畅的观赏性作品;陶瓷雕塑,上釉不上釉,在形式上也大有不同。雕塑既然是通过体积来表现的一种艺术,就不能不注意到体积有厚薄、轻重、方圆之别;恰如其分地利用体积造成的感觉,一定会有助于艺术形象的表现,一般说来,圆柱体感觉浑厚。

  棱角分明的立方体即使它本身很重,但从它的正面观看,感觉就比较单薄。要是把棱角截去成圆,多一个体面,感觉就会厚重得多了。同一个形状的体积,把它挖空或不挖空,又会造成两种截然不同的轻重之感。当代西洋抽象派雕刻中,有些雕塑家力求在体积上造成某一种感觉来吸引观众,再加上作者对材料的巧妙运用,就创造了新的艺术样式。摩尔的雕刻,就在这方面显示了他自己的特点,我们不妨有批判地加以借鉴。

  无可否认,许多年来我们对雕塑艺术语言的特性是没有给予足够重视和研究的。许多作品是一般化地表现对象,或只停留在自然模拟上面。既不能有效地利用材料,也不讲求多种形式的艺术处理。用这种违背雕塑艺术规律的创作方法制作的作品很难达到较高的水平。

  我认为有许多纪念碑,都是艺术形象不具体,内容过于繁复,处理手法又无室内室外之分,以至削弱了纪念碑雕塑所特有的艺术功能。我国古代雕塑的成就,正是在于它有效地运用了雕塑艺术语言,成为东方艺术二大支柱之一,赢得了世界的声誉。认真学习、研究东西方雕塑艺术在运用雕塑语言方面的成就,对提高我们的雕塑艺术水平是极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