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河火车站前广场空降新雕塑,为何会是他?

  黑河火车站站前广场,现一雕像矗立,近观乃首任黑龙江将军萨布素。 为何是他?他又是何方神圣?

  萨布素(1634-1705年),满洲富察氏,宁古塔(今宁安)镶黄旗人。萨布素自幼沉勇有智谋,由笔帖式升至领催、骁骑校、佐领、参领以至副都统。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十月,萨布素擢升第一任黑龙江将军。此后萨布素率兵抗俄、击退沙俄入侵,后又进剿噶尔丹,军功卓著。他任黑龙江将军十九年,为边疆保卫、开发、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康熙盛赞萨布素说:“黑龙江将军萨布素,授任以来,为国效力,训练士卒,平定鄂罗斯,勤劳可嘉,著给一等阿达哈哈番,令其世袭。”《盛京通志》也称:“萨布素谙练明敏,得军民心,其平罗刹及黑龙江兴学,有文武干济才云”。

  萨布素不但是一名出色的军事家,他也是黑龙江地区文化事业发展的开拓者。清初,黑龙江地区文化落后,萨布素重视文教,开办了黑龙江最早的教育机构满文官学,《清史稿》记载:“萨布素奏於墨尔根两翼立学,设助教,选新满洲及锡伯、索伦、达呼尔每佐领下幼童一,教习书义。是为黑龙江建学之始。”以后又推行到瑷珲和齐齐哈尔,促进了黑龙江文化教育的发展。

  萨布素尤其善待到宁古塔、黑龙江的流人和文人,黑龙江地广人稀,生产落后,萨布素提出把大批流犯发配到黑龙江地区,吸纳并保护这些人才,流人把先进的生产技术带到黑龙江来,发挥了他们开发边疆的作用。萨布素还在黑龙江设驿建城,先后奏请建筑了额苏理城、江东瑷珲城、瑷珲新城、墨尔根城和齐齐哈尔城等多座城池,奠定了我们今天黑河、嫩江、齐齐哈尔这些城市的发展基础。

  萨布素和流人建立了深厚友谊,流人中的文人也写诗赠送萨布素。当年流放宁古塔的诗人吴兆骞曾多次与萨布素谈兵出猎,他也写下了多首赠送萨布素诗,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出萨布素“指挥万马猎平沙”的风采。

  吴兆骞最早赠萨布素诗时,萨布素在宁古塔任参领,参领是清代八旗甲喇额真职官的汉译名,官阶为正三品。诗中的萨布素在春日里战事之余,着战袍驰骋,英姿勃发。《送萨参领》写道:“高杨城郭早初曛,翠带风飘锦战裙。五月混同犹白雪,单车瓯脱只黄云。射鱼部远人难到,市鹿军回路自分。今日漠南无战伐,不须铁马更嘶群。”

  萨布素于秋日奉诏入京,临行前吴兆骞相送,祝他成为朝廷新宠,建功立业以早日得到封官进爵。《送萨参领入都》写道:“画角吹严霜,征车待明发。手持都护书,去谒承华阙。奉使偏轻万里行,辞家又作经时别。碛里春来草未生,黄云荒戍度双旌。行人马首吹羌笛,客路鸿边指帝城。帝城此日多欢赏,翠盖骊珂自来往。春燕楼台照玉河,曙鸦宫殿辉金掌。如君俊迈许谁伦,入奏应知宠命新,封事倘传青锁闼,流离须忆紫关人。”

  暮秋初冬时节,萨布素入山射猎,收获颇丰,吴兆骞冒雪在军帐外迎接,写诗《九月十二日晚观回猎赠萨君》:“山晚初回猎,江寒早渡冰。风旗收万马,雪帐散千灯。拂剑君何壮,鸣弦我未能。莫言狐兔尽,侧目有饥鹰。”康熙十八年(1679年),萨布素升任宁古塔副都统,《清圣祖实录》卷七十六记载:“康熙十八年八月乙丑,升宁古塔镶红旗驻防协领萨布素为宁古塔副都统。”清代在有驻防将军处,设有专城副都统,满语为梅勒章京,官阶为正二品,是仅次于将军的一方大员。吴兆骞欣闻此信,豪情有加,写下《奉赠副帅萨公(时专镇宁古)》诗,将其喻为汉代名将马援、霍去病,并祝愿他将来大有作为,统领千军万马。诗曰:“彤樨诏下拜轻车,千里雄藩独建牙;共道伏波能许国,应如骠骑不为家;星门昼静无峰火,雪海风清有戌茄;独臂秋鹰飞控出,指挥万马猎平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