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雕塑的未来主义及教育学反思

  作为一种文艺思潮,未来主义肇始于意大利的音乐与文学领域,随后在绘画、雕塑、戏剧、服装等多个领域流行起来。1907年,作曲家弗鲁奇奥·布索尼(Ferruccio Busoni)出版了《新音乐审美概论》,它被看作未来主义的雏形。1909年,菲利普·马里内蒂(Filippo Marinetti)在《费加罗报》上发表了《未来主义的创立和宣言》一文,标志着未来主义的诞生。未来主义主张:以尼采的“超人哲学”与柏格森的“生命哲学”作为理论依据,把人的主体意识与生命意识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文艺题材应当与突飞猛进的科技与工业相结合,文艺作品应体现未来社会的“现代感”与“科技化”;艺术家的创作应表现“亢奋的主体性”与“激扬的情绪”。马里内蒂发布关于未来主义的概括性宣言之后,在诗歌、雕塑、建筑等不同领域,都出现了未来主义的专门性宣言。在四至五年的时间内,这种思潮逐渐从意大利波及到德国、法国、英国与俄国等几乎整个欧洲国家。

  在雕塑方面,未来主义的开创性工作由意大利雕塑家贾科莫·巴拉(Giacomo Balla)及其学生翁贝特·波丘尼(Umberto Boccioni)、吉诺·塞韦里尼(Gino Severini)等人来完成。1912年4月11日,波丘尼发表《未来主义雕塑宣言》,宣布彻底地抛弃封闭式的传统雕塑。他主张,通过变换雕塑与观者的相对位置来改变雕塑物体的静态本质,并且把雕塑与周围的环境也包括到作品意义的建构中来。未来主义雕塑最关切的问题是赋予物体以生命,在运动中把它表现出来,并在立体主义多视点的基础上加上了表现速度和时间的因素,借助于在雕塑中创造出的动感来反映现代性的勃勃生机。从不同层面来看,未来主义雕塑具体表现为如下三个特点。

  第一,颠覆文化传统。未来主义诅咒一切旧的文化传统,扫荡从古罗马以来的一切文化遗产,主张摧毁一切博物馆、图书馆和学院;否认以往的艺术,主张艺术实践应体现现代特征与技术进步,例如汽车、火车、飞机、影院、工业化城镇等。在未来主义者的眼中,这些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与城市文化充满无穷的魅力,因为它们象征着人类依靠科学技术的进步征服了自然。未来主义者认为,两次科技革命将速度、力量与创新等新型元素引入了欧洲社会,因此艺术需要“倡导创新、反对歌颂缓慢与和谐的文学艺术,他们号召艺术家以尼采的‘打倒偶像’‘重估一切价值’的精神来展开一场场反传统、破坏性的创新运动。”[1]简言之,未来主义雕塑把阴柔的、宗教的、静态的元素统统废弃,“试图打破以月光、女性、死亡为代表的旧神话,但同时创造出以阳光、男性、青春为代表的新神话。”[2]这样,金光四射的太阳、肌肉发达的男性、时尚动感的青春成为雕塑所要表现的主题。

  第二,讴歌革命与科技。未来主义对激进的革命大加颂扬,甚至认为战争是艺术的终极形式。一些未来主义者曾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怀有深刻的民族主义思想。在俄国,未来主义运动试图引领革命的文艺思潮,并创造一种能够与激进的革命文化与社会建设相结合的艺术形式。未来主义高度颂扬机械美学,藉此把对传统美学的憎恶变身为科技影响下的权力想象。正如艺术评论家罗萨琳·克劳斯(Rosalind Krauss)所言:“未来主义将理想主义与技术观念相结合。他们的观点锁定在机器的运作中,包含在齿轮与杠杆的比率里,并通过机械运动得以宣泄与表达。”[3]因此,雕塑家们在题材选择上都偏向于高速飞奔的汽车、火车、航天器等,以及政治家振臂高呼的臂膀,试图用机械力学与革命激情来征服人们的视觉世界,成为审美标准的制定者。

  第三,青睐多元化材料。在雕塑艺术里,材料不仅仅是物质性的元素,同时也是观念性的,材料是艺术诠释学的重要范畴。材料本身就是语言,传达着雕塑艺术的理念与雕塑家的精神意向。在未来主义雕塑家看来,诸如石块、木头、泥土等传统材料,由于它们相对固化的轮廓线条与静态的材料属性,已经很难表达激进的革命理想与现代化的速度与力量。未来主义者甚至把汽油味带进了造型艺术,以此来摧毁传统的审美趣味,甚至声称要赋予造型艺术以声音与气味。因此,他们在材料使用上逐渐向玻璃、塑料、废弃物、纤维、光电等新型材料过渡,或者说是多种材料的综合使用。不同性质的材料组合在一起,使它们可以在同一件作品中兼容,进而创造出全新的、开放的艺术形象。

  颇具反讽意义的是,未来主义虽然名噪一时,并对后来的构成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的艺术思潮有深远的影响,但它自己的“未来”并不长。未来主义者每隔一段时间就对其宣言进行补充,从文学到绘画再到雕塑,野心勃勃地想规划一切文艺创作领域。它的纲领越是层出不穷、逐年累加,就越局限了自己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可能性。[4]实际上,未来主义作为一种艺术思潮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衰落,很多未来主义艺术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丧生,他们对于传统文化的过度破坏和过于极端的艺术狂想决定了早期未来主义的局限性。有艺术评论家曾说:“未来主义自创立以来,一直歌颂机械文明、进取性的运动,歌颂速度,描写大都市,朝拜都市文明,盲目歌颂战争,从都市和战争中发现美。后来,人们亲眼看到生态破坏、二次大战,一句话,人性破灭。”[5]20世纪中期以来,未来主义作为文艺思潮几近荒芜。然而,未来主义所倡导的一些元素仍然对世界艺术产生长久的影响。未来主义对青春、速度、力量和技术的偏爱在很多现代电影和其他文艺形式中得以体现。而且,“唯有建筑或雕塑这一类质料相对坚固的事物,依然顽固地捍卫着未来主义的某种美学信念。作为文化精神运动的未来主义已然死去,作为一种风格,未来主义依然残存于某些建筑、雕塑当中。”[6]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校园雕塑领域。